中网资讯中心 | 商业 | 财经 | 证券 | 理财 | 消费 | IPO | 科技 | 汽车 | 房产 | 创业 | 企业 | 图片 | 娱乐 | 社会 | 问吧 | 新疆 | 绥化 | 网址导航 |

企业首页 > 企业商讯 > 企业调查 >

新飞折翅 还能不能高飞?

2013-07-14 11:57 来源: 《执行官》T|T

  伴随着工厂的重新复工,新飞同时传出两大股东——新加坡丰隆集团、中国中航集团增资两亿的消息。但对于新飞电器的未来,不信任和迷茫依旧充斥在新飞电器的员工中间。一位不愿具名的中层管理人员表示,对于丰隆亚洲来说,他们现在重金打造新形象,只是给现在的新飞电器打一针兴奋剂,给外界一个好印象,想卖个好价钱而已。

  2013 年5 月底,河南新飞电器有限公司(简称“新飞电器”)爆出全面停工的消息,大批临时工被“无限期休假”。蹊跷的是,短短数天后,新飞又匆匆宣布复工。消息人士称,之所以紧急复工,是因为其所在的新乡市政府下了命令。

  反常的举动,更加剧了外界对新飞电器深层危机的猜想。

  “新飞广告做得好,不如新飞冰箱好”,当年的这句广告语让很多国人朗朗上口,辉煌时期,新飞冰箱曾稳坐中国冰箱行业的第二把交椅,仅次于当时的广东容声,甚至比海尔都要好。

  周华在新飞干了27 年,他说,早年跟他一批的工友,不少都是托关系,才能进厂当个临时工。因为厂里效益很好,搞对象的时候,穿工服相亲,别人都会高看你几眼,“比西装领带有面儿多了”。

  今非昔比。如今新飞冰箱基本沦落为区域性品牌。工资几乎十年没涨,据了解,目前在新飞电器安装温控表的车间淡季工资890 元左右,旺季1200 元左右,这远低于新乡市职工2160 元的平均收入水平。

  新飞电器为何会落到今天的地步?

  国有权退出,无端出售

  多位新飞员工均认为,新飞的衰落以及员工与管理层的对立,均始于2005 年丰隆入主。

  新飞的前身是一家小型地方军工企业,1984 年在创始人刘炳银的率领下,转型造冰箱。1988 年,新飞销售收入、利税、全员劳动生产率、人均创利税四项指标均居新乡市之冠。

  1994 年,在河南省委、省政府借鉴沿海地区的成功经验,制定了“引进外资嫁接和改造国有大中型企业”战略的背景下,河南新飞集团和新加坡丰隆电器以及新加坡豫新电器三方合资,成立河南新飞电器有限公司,其中新飞集团占49% 股权,新加坡两方分别占45% 和6%。

  丰隆集团创立于1963 年,是新加坡最大的房地产和酒店业投资发展商,旗下公司在美国、英国和新加坡等多国上市。

  新飞电器前宣传部长李连印认为,这一次合资确实刺激了新飞迅速腾飞。合资当年,新飞投产一条新的无氟冰箱生产线,冰箱产量从36 万台上升到100 万台以上,税后净利润达到3.15 亿元,所有股东在以后的3 年全部收回本息。1996 年,新飞电器跻身全国冰箱三强,位列中国冰箱业“四朵金花”。

  2000 年,丰隆集团又收购了新加坡豫新电器,这一举动使得新飞电器的控股权属发生根本性变化,新加坡丰隆持股51% 成为控股股东,新乡市政府控制的新飞集团持股49%。

  2005 年,新乡市政府将新飞集团在合资公司新飞电器中所持有的39% 国有股权转让给新加坡丰隆,此时,新飞集团在新飞电器中的高管不仅失去了经营权,而且还由决策者变为参与者。

  让李连印耿耿于怀的是,2010 年,当新飞集团高管历尽困难,扭亏为盈后,5 月11 日,新乡市政府再次作出决定,将新飞集团的核心资产划转给中航集团所属的中航工业机电公司,非核心资产原则上实施重组改制或划转给新乡市投资集团。

  水土不服

  让员工不满的还有新高管们“盛气凌人”的态度。此前,刘炳银跟工人像兄弟一样,周华一直坚定地相信刘炳银的话,“新飞有两个上帝,一个是顾客,一个是员工。新飞就是员

  工的家。”

  新加坡丰隆入主后,就再也不提这种说法了。新飞一位现任高管说,在新飞内部,正常沟通途径的大门是关闭的,要么忍耐,要么爆发。周华和他的工友称,这帮新加坡人拿着高薪不办实事,甚至根本不懂冰箱生产,“一位丰隆系管技术的副总,对冰箱材料都不清楚”, “人家看不起我们,觉得我们就是干活的。”

  一朝天子一朝臣。中高层发生频繁变动,丰隆系不信任中方的员工,大量的丰隆系干部不断被安插进来。此前新飞的中层干部,从来没有超过100 人,而从新任总裁张冬贵时代开始,这一数字不断增加,现在中层干部约三百多人。张冬贵是执掌新飞电器的第一位丰隆系董事长兼总裁,如今也是新飞老员工最“痛恨”的管理者。

  一位新飞员工提供的任免邮件通知显示,几乎每个月新飞内部都有中高层的人事变动。“人事任免每个月都有,非常频繁,高管大多是空降。”李连印讲了一个故事。“后来新飞的管理层人员太多了,而且这批丰隆系的干部很少去车间,工人对这些领导的职务名称叫不清,也分不清谁的官,只好看工作服的领子。普通员工的工作服是黑领的,管理层是花领的。”这个故事得到罗良等多名新飞员工的核实。

  “新领导到任,都要进行市场考察。说白了,就是花公司钱,进行全球旅行。每周人家还得飞上海过周末。”罗良说。

  让员工接受不了的是,这帮他们眼里的“闲人”,每年拿着百万以上的薪酬。“养这么多领导有什么用,既耗费公司资金,又造成内部管理流程变长,造成沟通障碍。”

  比如生产线上更换一个1 万多元的设备是常有的事,以前部门总经理有较大的财务权限,此事只要他拍板就可以做。但现在部门总经理权限缩小,要买这样的设备,需要一级一级的部门审批、签字,如果有一个领导不在,事情就得压着。

  “买个两毛钱的垫圈,买5 个就1 块钱,还必须有3 家供应商参加招标,给采购单位来回发几个传真,就这个传真和纸张的钱,就不只1 块了。”一名一线工人也向中国营销资源在线《执行官》记者抱怨。

  李连印认为,丰隆亚洲出台的新的制度、规范和流程,虽然决策程序严谨了,但中间层次和环节越来越繁琐,基本废弃了以前的扁平化管理体系,使得新飞在快速变化的市场竞争面前反应越来越迟钝。

  空降兵纸上谈兵

  在张冬贵掌权的时期,除了大量丰隆系中层干部空降进入新飞电器,同时大力推广其“国际化管理模式”。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张双龙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yunying#cnwnews.com(将#换成@即可)
京ICP备050044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