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资讯中心 | 商业 | 财经 | 证券 | 理财 | 消费 | IPO | 科技 | 汽车 | 房产 | 创业 | 企业 | 图片 | 娱乐 | 社会 | 问吧 | 新疆 | 绥化 | 网址导航 |

企业首页 > 企业商讯 > 政策法规 >

海员健康证“神仙斗”

2013-06-11 21:37 来源:金融界T|T

  去北京国际旅行卫生保健中心打疫苗的时候,海员郭晓军没敢说自己是海员,否则他会被强制要求先花上471.5元,再做一次体检,领一个《国际旅行健康证》,而此前他已经有了两个健康证。

  一个月前,他在青岛港登船时被出入境检疫检验系统工作(下称“卫检”)人员拦下,对方称他所携带的卫生部与交通部联合下发的《健康证明书》疑为假证。由于当天恰值“五一”劳动节前,若被认定为假证,他所在的海船就要滞留好几天,那将产生数十万元人民币的额外费用。在一番“工作”之后,船离开青岛,随即船东宣布弃用全部中国船员。

  困扰他们的,是同一个证件:《国际旅行健康证》,这个只有卫检检查、卫检认可,走出国门却从未被认可的证件。

  而根据国际公约,我国船员登船必须持有《海船船员健康证》,该证件完全依照国际标准推出,相比于《国际旅行健康证》,这种职业健康检查远较前者复杂、专业,也将是国外各口岸卫生检查唯一认可证件,但中国卫检却并不认可。

  “全世界只有在中国,海员至少要有两个健康证,而且卫检人员只查中国海员。”海船公司认为卫检仅为部门利益无视国际公约,其强制体检举措对海员职业健康无益,反而有职业和国籍歧视之嫌。

  和郭晓军一样,65万涉外海员,正面临着必须双重体检的困境。

  三个健康证

  “我没敢说自己是海员,不然还要多交一份钱、多跑一家医院、再排一次队、多抽一次血,再做一个重复体检。”几天前,郭晓军在北京国际旅行卫生保健中心接种疫苗时,不得不撒谎,否则他将被要求做体检以领取《国际旅行健康证》,才能接种疫苗,而这一切,只针对中国海员。

  检查该证件的是港口卫检人员,他们与事业单位北京国际旅行卫生保健中心同属国家质检总局,而后者是前者指定体检点。

  “他们只查中国海员,害得我们每次得向外国海员撒谎,说这是我们国家对自己海员特殊的关照。”

  郭晓军撒谎的另一个原因是,他已经有了两个健康证:今年开始实施的新版《海船船员健康证》,卫生部监制、交通部印制的《健康证明书》。即便如此,郭晓军在国内港口,常被卫检人员要求做第三个健康证——《国际旅行健康证》。

  三个健康证的背景区别在于:《国际旅行健康证》历史最久,属于国家质检总局卫检系统,制式统一,由其下属事业单位发放,有效期一年;卫生部监制、交通部印制的《健康证明书》则是二十年前卫生部和交通部为缓解利益之争,根据相关规定推出,虽然制式统一,但发证机关除了卫检,一些交通部下属医院也在发放,有效期一年。

  而《海船船员健康证》则是去年国家海事局根据国际公约推出,得到世界港口国、船旗国及相关国际机构认可,从而根本上解决了中国船员所持的《国际旅行健康证》长期得不到认可的局面,避免了海员要为此再做一次船旗国的健康证(仅限于非中国旗船)。新的海员健康体检体现了对海员职业健康的关注,保护海员个人隐私,有效期也长达两年。

  在检查项目方面,前两个证件所查项目,除肝炎、艾滋、性病外,均被《海船船员健康证》所包含,且后者还有更多专门针对海员职业特点的检查项目。“艾滋、肝炎、性病这些在国内、国外都不是强制检查项目,但卫检系统却强制检查。”而2006年国家已经取消了出境一年以内人员的艾滋检查,郭晓军所说的卫检系统,实则指设立在各口岸城市的国际旅行卫生保健中心。至于出境一年,根据国际公约,海员登船出海时间被要求不得超过12个月,所以海员出境也均在一年内。

  神仙争利益

  事实上,按照相关规定,两部委印发的《健康证明书》与卫检系统的《国际旅行健康证》拥有同等效力,前者更是二十年前交通部与卫生部两部门利益争夺的结果。但不少地方卫检人员并不认可前一证件,海员往往被要求在当地再做体检以获取后一证书。

  而如果只持有《海船船员健康证》,则绝对会被卫检人员拦截,既无法上船工作也无法下船休假。

  据多家航运公司介绍,国际旅行健康保健中心在各地体检收费并不统一,费用从300元至600元不等。但即使以300元计算,每年中国65万海员该项费用也已达2亿元。而收费项目中,艾滋、肝炎、性病三项往往占到总价三分之一。

  “说白了,卫检既是查证单位,又是发证单位,还是经营单位,三合一搞了个旅行证,国外一概不认,在国内他们只检查中国人,还只认他们自己的证。”郭晓军称,他此前曾因该健康证导致船只滞留,随后该船船东弃用船上所有中国船员。“船每滞留一小时,产生的额外费用至少在一万元人民币以上,船东赔不起。”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拥有海员65万人,他们承担着我国93%的外贸运输任务。此外,我国海员劳务输出规模全世界第四,目前从事劳务输出的海员公司达200多家。

  “我们分别向质检总局和海事局去信反映情况,希望他们能够协商出新的办法,解决重复体检的问题。”北京鑫裕盛船舶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吉宣称,多方比较之下,卫检系统的体检显然已经落伍,且因只指定自家事业单位做体检,有自我利益保护之嫌。

  过去几个月中,这家全国最大的民营船员外派公司,已经接连遭遇多起船员因卫检人员查《国际旅行健康证》,无法上下船情况,更有租船方因此滞留多交了数十万元费用,有船东则干脆宣布暂时弃用中国船员。

  “我们一个海员几年前装了心脏起搏器,卫检给了《国际旅行健康证》。上个月,到海员体检医院就发现了,立即在证书上备注了只限港内航行船舶工作,为企业避免了不必有的风险。”王吉宣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此前还发生过海员在卫检系统体检后,查出有些指标异常高,却不提醒海员,照常出具《国际旅行健康证》,结果该海员出海后,无法正常履行工作职责,不得不离船治疗,不仅给船东造成较大损失,而且耽误了船员的治疗。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张双龙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yunying#cnwnews.com(将#换成@即可)
京ICP备050044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