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资讯中心 | 商业 | 财经 | 证券 | 理财 | 消费 | IPO | 科技 | 汽车 | 房产 | 创业 | 企业 | 图片 | 娱乐 | 社会 | 问吧 | 新疆 | 绥化 | 网址导航 |

企业首页 > 企业商讯 > 成功故事 >

江南春:资本市场八年沉浮

2013-06-07 07:33 来源:经济参考报T|T

  5月24日,分众传媒(以下简称“分众”)宣布公司私有化交易完成,并已申请停止其美国存托凭证(A D S)在纳斯达克全球精选市场上的交易活动。此时距离2005年7月13日分众赴美首次公开募股(IPO )历时近八年。

  这八年间,作为分众的掌门人,江南春 在资本市场历经沉浮,既体验了资本市场带给公司和个人的风光,也饱尝了其中的酸甜苦辣。

  分众完成私有化

  5月24日,分众宣布,根据2012年12月19日的三方合并协议与计划,公司已经完成 了 与Gio v a n n aParent旗下全资子公司G iovannaA cquisition之间的合并交易。交易完 成 后 ,分 众 已 成 为G iovannaParent旗下直接控股的全资子公司。

  分众的私有化进程始 于2012年8月 中旬 , 美 国 当 地 时 间2012年8月13日,分众盘前宣布,董事会收到无约束性私有化邀约,私 有 化 价 格 为 每 股A D S(美国托存股票)27美元,联合邀约方为方源资本、凯雷、中信资本、CD H Investm ents、中国光大以及分众创始人兼董事长江南春。

  分众私有化的消息一出,市场一片哗然。一位熟悉分众的知情人士这样描述了自己听到分众私有化消息时的心情:“全无征兆,非常意外。就在3周之前,分众和聚划算、支付宝的一个合作活动上,我还看到了江南春,当时他神情很轻松,只是在活动开始时简短致辞,之后就匆匆离去了。此后的活动体验和问答环节相关公司股票走势,都是聚划算和支付宝方面的程炜文和樊治铭列席,分众方面希望保持低调。”而早在2011年11月,江南春在回应浑水质疑的电话会议之中曾公开表示,从未有私有化的这种想法。

  对于分众突然提出的私有化,市场众说纷纭,有人说,这是江南春在浑水的连番打压下,做出的无奈之举;有人说,这是江南春为了实现股东利益最大化,采取的权宜之计;还有人说,这不过是江南春玩的另一次资本游戏。但不管怎样,随着分众5月24日分众完成私有化,意味着这家在纳斯达克沉浮了八年的中概股公司,最终将退出资本市场。

  资本市场八年沉浮

  2000年,三大门户网站新浪、搜狐和网易相继在纳斯达克上市,一股中国互联网公司赴美上市热潮渐起。随后,网络泡沫破灭,中国公司赴美上市随即遇冷。但这没有阻挡中国人赴美上市的梦想,2004年中国互联网企业再次掀起赴美上市热潮。

  2005年7月13日,分众登陆纳斯达克,IPO融资1.72亿美元,创造了当时中国企业在纳斯达克融资之最。从此,“江南春”这个名字再也不是“分众创始人、董事长兼C EO”这么简单,而是“第一位受邀按响纳斯达克开市铃的中国企业家”。

  巨额融资让分众底气十足,随后便展开了大规模的收购。上市不到三个月,分众即宣布以1.83亿美元价格收购框架传媒,2006年初该交易完成,随后分众又陆续收购了其他地区性电梯广告公司并进行整合,占据电梯平面媒体市场90%份额,与原有的楼宇电视业务形成有效的互补。同期分众电梯广告平均投放价格大幅提升约33%。2006年框架媒体为分众贡献收入4090万美元,毛利率达67%。

  2006年1月,分众还宣布以3.25亿美元价格收购聚众,合并后分众在商务楼宇电视的市场份额超过98%,2006年楼宇电视收入由上年的6140万美元猛增至1.4亿美元,毛利率达70%。

  同期,分众还开展了新的业务。2006年中国手机用户增长至约3亿,江南春立刻觉察到背后巨大的商机。2006年3月,分众以3000万美元收购W A P Push公司凯威点告和其他若干小型无线业务公司,并整合为分众无线。2006年该业务为分众贡献收入1010万美元,毛利率40.1%;2007年收入增至4690万美元,毛利率增至50.6%。无线收入的快速增长和毛利率不断改善,使江南春一度考虑将该业务分拆上市。

  2007年12月分众宣布以1.684亿美元收购玺诚传媒,江南春表示,“这次收购非常类似当年收购聚众的情况,两家合在一起市场份额接近100%”。

  通过不断并购,分众收入与资产大幅增长。2007年分众总收入超5亿美元,净利润达1.4亿美元,2005年收入仅为6820万美元,净利润2355万美元。截至2007年底,分众收购的无形资产达1.6亿美元,2005年仅为120万美元;同期由收购造成的商誉达9.4亿美元,2005年仅为1330万美元;同期总资产达21.4亿美元,2005年仅为2.1亿美元。

  但进入2008年后,分众的日子突然过得不那么舒服了。

  2008年“3·15”晚会上,央视指责分众无线是垃圾短信的制造者之一,其掌握了当时中国5亿多手机用户中约一半用户的号码,其中郑州子公司日均发送短信两亿条;此后第三天江南春就对垃圾短信事件向公众致歉,不久便停止手机广告业务,当年计入财报中的损失达9210万美元。

  2008年5月,受汶川地震影响,分众在成都和重庆等地区的网络广告收入下滑;8月,北京奥运造成多数非奥运广告主延期投放广告;收购时被寄予厚望的玺诚传媒,不但没有达到预期收益,还让分众花了2亿美元重组其业务;年底,全球性金融危机爆发,美国股市暴跌,多数客户的广告合约延迟。这一年分众股价跌幅超80%。

  尽管市值大跌,但江南春和分众还是在2008年年底成为了业内关注的焦点。2008年12月22日,新浪和分众共同宣布双方达成协议,新浪将合并分众旗下的户外数字广告业务;分众将保留其互联网广告业务,影院广告业务以及传统户外广告牌业务。在2008年报中,分众将上述待出售资产单独计提,总价值4.67亿美元。为配合此次重头交易,之前已卸任一年的江南春也于2009年3月重任C E O。但此次交易始终未能通过商务部的反垄断审核,9月底交易终止。

  “分众不会再谈什么数字媒体集团”,2010年2月,分众年会上江南春对着800多名员工这样说。在长达24页的PPT最后,他用最大号的字体写道:第八年(分众创立于2003年),我们从零开始。

  但分众的前景,并没有因为江南春的决心而好起来。同一年,分众将除好耶以外的6家互联网广告资产全部出售给原始所有者,不到2年的时间分众亏损额达4226万美元。

  “分众过去的快速扩张是因为眼红别人,收购的目的就是错的,是为了市值,为了企业家的野心”,多年后,江南春这样总结。

  2011年分众逐渐走出“低谷”,并开始了江南春所谓的“二次创业”———Q卡业务。但2011年11月22日凌晨(美国东时间21日午后)一份太平洋对岸的做空报告,彻底打乱了江南春的“二次创业”脚步。

  2011年11月22日,做空机构浑水(M uddy WatersR e-search)发布针对分众的首份长达79页的做空报告,称分众夸大LC D显示屏数量和效果、此前的高溢价收购导致高亏损,以及资产减值不合理、内部交易致股东亏损,给出“强烈卖出”评级。受此影响,分众当天股价一度跌幅超50%,最低价每股8.79美元,创下近两年以来最低纪录。22日凌晨2点55分,江南春发微博称,“这种到处造谣联手做空基金恶意图利的人为什么没人告他们呢?这些人应该得到法律的惩处!!!”。

  从2011年底,在和浑水五度交锋后,分众股价终于在2012年8月一改颓势,企稳回升。但就在分众股价节节高升之际,作为分众的创始人和现任董事长的江南春,却突然打出了一张“私有化”牌。至此,拉开了分众推出资本市场的大幕。

  分众还会上市么

  分众还会上市么?这也许是目前投资者对分众最关心的问题。答案是肯定的。在分众的私有化协议中提到,如果分众私有化完成的第四年,公司仍未重新上市,股东和G iovannaG roupH oldings(私有化并购主体)将按融资协议中的规定以及公司现金及公司持续运营情况,分配至少75%的利润给股东。这意味着,分众传媒有可能在私有化完成四年内上市。同时未来公司IPO相关事宜只需董事会过半数票通过即可。

  有分析人士认为,重新上市不但有助于分众再度融资,也能取得较高的估值,为分众未来的发展奠定基础。但更多的人更愿意相信,选择私有化,其实是江南春自己的选择。

  市场人士指出,作为私有化的发起方,私有化成功江南春将获得分众传媒更大的话语权。有知情人士透露,江南春对分众传媒的持股比例有望进一步增加。如果能够私有化,与马云一样,江南春也将有更大的空间来对公司进行战略调整。

  事实上,对于分众股权,江南春一直都希望掌握得更多。此前,江南春一直通过在股价低位时购买,以及公司向其定向增发等手段,增加对分众传媒的持股比例。IPO之前,江南春通过其全资控股公司JJ M edia持股比例为10.95%,IPO之后持股数量不变,持股比例一度被稀释为10.53%。但2009年9月,江南春恢复C E O职务后,分众立刻向江南春发行并出售7500万股普通股,每股A D S价格9.495美元。此次增发完成后,江南春股权比例上升到了19%。

  目前,分众传媒一直专注于户外媒体,虽然能够保持增长,但业务范围缺乏新意。清科研究中心高级分析师张亚男称,中国户外电子屏市场的进入壁垒不高,市场竞争者只要有大量资金,就可以在短期内掌握主动权,单纯依靠资本运作即可抢占一定的市场份额,分众传媒即是个中高手。在资本狂热后,资本市场对户外新媒体行业的投资回归理性。“下一阶段,如何利用现有屏幕资源并结合新媒体特性,实现原有资源的价值最大化或将成为分众传媒首要考虑的问题之一。”张亚男这样说。

  但以江南春目前的持股比例和分众传媒的股价表现,要做新的战略并不容易。美国资本市场对中概股的估价降到历史最低,再融资期望不大,大量的资金投入也会拖累短期的财务表现从而影响股价。据分众副总裁稽海荣介绍,之前为了更换广告互动屏,分众传媒花了数亿资金铺到7座城市,一度造成成本压力。按照公司计划,广告互动屏的更换要铺到20个城市,仍需数亿人民币的资金投入。同时,公司着手手机广告互动、二维码、A PP应用端等,并进军O 2O模式(O nline T o O ffline),此外,分众传媒亦将有意于在新的潜力媒体领域的投资参股。

  “进军新业务,对分众而言,是明智之选。但进入新业务,意味着前期大量的资本投入,这很有可能使公司业绩下滑,甚至亏损。对一家在美国上市的公司而言,亏损并不可怕,但如果亏损情况不见起色,业务也持续不变,就很难被接受,不但股东会施压,甚至是华尔街都会抛弃你。如果不进军新业务,分众未来很可能遭遇发展瓶颈,届时向转型将更加困难。”一位美国市场人士认为,江南春应该对分众未来的发展早有打算,所以才会最终选择宣布私有化。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张双龙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yunying#cnwnews.com(将#换成@即可)
京ICP备05004402号-1